专家委员会

马炳坚

2014-11-25
edf40wrjww2NR01:NR01005


马炳坚,1947年生,高级工程师,从事中国古建筑施工、设计、研究、教学、办刊三十年,业绩显赫,著述颇丰。1983年与同仁共同发起创办《古建园林技术》杂志,并在其中担任重要工作,为继承、弘扬中华传统建筑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。他所设计的古建园林工程遍布国内外,深爱各界人士的好评。其代表著作《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》被海内外学者誉为“近代对中国古建筑最有分量的书”,并多次获奖。现为北京市第二房屋修建工程公司古建筑研究咨询部主任,兼任《古建园林技术》杂志编委会委员、常务副主编,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学术委员,中国文物学会传统建筑园林委员会常务理事等。



走近中国当代古建筑木作专家马炳坚
中国传统建筑的特色之一就是以木结构为主,凭借《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》这部书,马炳坚成为当代中国古建筑界知名专家。古建艺术学院院长宋国晓曾赞叹说:中国当代的木作师傅有多少没看过这部书呢? 
一部书奠定了一个人在一个行业中的地位,在建筑行业里,这样有影响力的人很少,特别是在当代中国古建筑行业里能有如此大的影响,势必有鲜为人知的故事。最近,记者走近了马炳坚。 
马炳坚说与古建筑结缘是一个巧合,而他的故事里也留存着一丝遗憾。 
1965年满怀壮志的马炳坚在完成了高中学业后,充满信心地向另一个高级殿堂——北京大学发起冲击,然而,在那个需要政治审查的年代里,马炳坚这个梦想就此破灭了。一个热爱历史、文学、喜欢绘画的青年就此开始了工作生涯,进入了北京市房管局房屋管理员训练班。在实习中,马炳坚觉得这个工作实在是离自己的兴趣爱好太远了,特别是当时红旗管理员只是以收租率为评比条件的做法,让他很苦恼。在成为房屋管理员的岗前培训里,一盏明灯给了他指引:“那时候有老师给我们上课讲古建筑的相关知识,我一下子就入迷了,觉得那里包涵了传统文学、历史和宝贵的中华文化,中国古建筑文化的神秘和深邃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,我知道应该做什么去了。”于是1967年的10月份,马炳坚主动要求到北京市房屋修建二公司古建队做了一名技术工人。 
在古建队里,马炳坚开始学习的就是古建木工。王德宸老师傅是马炳坚的老师,也是他最感谢的人。“他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老师傅,人特别好,虽然文化程度有限,但是教我的时候特别认真,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技术。”马炳坚说。俗话说: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马炳坚明白,有了好老师,更要刻苦努力:“那时候我就住在工地,别人下班后,我就去脚手架上仔细琢磨,一边看前人留下的木构实物一边进行木件构件测绘。”经过一年多的刻苦学习,马炳坚成为了古建队青年人中不可多得的佼佼者。 
那时候房修二公司古建队是中国最好的古建筑维修队伍,有许多有经验的工匠师傅。1968年开始的天安门大修工程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们头上,马炳坚也幸运地成为其中的一员。尽管在当时马炳坚只是修缮小组的普通一员,但是能参与这样的工程让他兴奋不已。马炳坚说:“在重大古建施工之前,扎小样(就是按照古建筑原型制作十分之一的模型)是传统做法,尤其是天安门这样重要的政治工程更要确保万无一失,所以我们首先做了十分之一的模型。”和老匠师一起制作模型的经历让他受益匪浅,特别是天安门最末端的一间,几乎集中了天安门城楼的全部核心技术,而在老师傅的带领下,马炳坚参与完成了它的制作。“通过天安门城楼的翻建,我初步了解了古建筑木构制作技术,亲身参加了斗拱和内檐装修的制作,这种经历让我更加热爱古建筑了。”马炳坚这样说。这次工程不仅让他学到了很多难得的技术,更增强了他的决心。 
马炳坚第一次承担“掌案”(指木工班组中执掌大木画线的人,通常是工匠中技术水平最高的佼佼者)工作是在中山公园的古建筑复建工程里。马炳坚所在班组在画一段长廊木构架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45度转角的构架,尽管老师傅们非常有经验,然而由于文化程度的制约,画了多次都没有成功。在别人几次失败之后,马炳坚提出试一试的请求时人们都很惊讶,因为当时他才是二级工。经过仔细观察,结合自己高中学过的几何知识,他很顺利地完成了老师傅们没能完成的画线工作。从这开始,马炳坚成了这个班组的掌案。 
进入20世纪80年代,马炳坚遇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战友程万里,他是同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两个人爱好相同,在共同的工作中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,就是具有经验的老工匠师傅由于年龄的原因越来越少,而由于这些老师傅的文化程度不高,根本无法把自己的技术用文字传承下来。于是两个年轻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,开始整理一直在老工匠师徒间口传心授的技艺。 
1985年,北京市房管局职工大学决定开办中国古建筑工程专业。40岁的马炳坚作为古建筑行业的中坚力量,承担了编写古建筑专业课教材的重要任务,并成为这所大学的兼职教师。经过多年的亲自实践和对古建技术的整理,马炳坚写出了《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》这部令他后来闻名古建筑行业的著作。他说:“我当时没想别的,只想如何把这门技术传承下去。考虑到要使中学文化程度的学生读懂,就一定要深入浅出。”就是这部书,不仅培养了职业大学的学生们,还很快流传到全国各地。 
20多年过去了,这部书已经重印了7次,马炳坚并没有停滞,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将传统的古代技术与现代建筑技术相融合,增加了新的内容,并进行了再版。1999年第二十届世界建筑师大会在北京召开之前,马炳坚又写出了《北京四合院建筑》一书,这是迄今为止最为全面的研究北京传统民居四合院的学术技术专著。面对这些,他总说:“中华传统建筑文化博大精深,对文化的传承绝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,这项工作没有停止。” 

天津大悲院、华盛顿中国城牌坊、中共中央党校古典园林等一系列经典民族建筑都出自他之手,所以他更愿意说:从一线来,从实践中来非常重要。 
他的奋斗目标是:继承中华传统建筑文化,创造有民族风格的现代建筑,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在祖国大地代代相传。

分享到:
网友评论文明上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条评论
登录后添加答案
暂无评论

版权所有2006 国都建设(集团)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14044号-2